◈ 第3章

第3章(2)

白錦瑟眸子閃爍了一下:「所以,那個女人是誰?你來民政局幹嘛?」

「我……只是一個朋友,讓我臨時送她過來,她要跟她男朋友領證!我這不是好心辦好事,結果誰知道惹火上身嘛!」

「你那個朋友,我認識嗎?」白錦瑟語氣淡淡,彷彿沒有任何情緒一般。

「她……她你沒見過,我跟她男朋友是大學同學,跟她不熟的!」鄭懷辰還在蹩腳的解釋着。

白錦瑟平靜的開口:「我知道了,先掛了!」

「等等,錦瑟,既然你相信我,我們下午就召開記者發佈會說清楚,不然現在這種局面,對海天珠寶的影響太大了!你都不知道網上那些傻子,把我罵成了什麼樣子,你可得站在我這邊!」

白錦瑟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冷笑,是啊,她是應該好好站在背叛自己的男朋友那一邊呢!

她努力平靜的開口:「好,下午見!」

掛了電話,白錦瑟就沉默的低着頭不說話。

墨肆年側目看了她一眼:「前男友?」

白錦瑟嗯了一聲。

墨肆年的語氣,像是在對下屬說話一樣:「我不希望結婚後,你跟他有過多的牽扯!」

白錦瑟抬頭,平靜的看向墨肆年:「你放心,我不會,但是你也要答應我,我希望隱婚,你太引人注目了,我並不想受到太多的關注!」

「這個隨你!」墨肆年彷彿在說跟自己無關的事情。

白錦瑟收回視線,繼續低頭髮呆。

她本以為墨肆年這麼冷的性子,不會再說話了,結果沒想到,他突然開口問:「那個白琳琳比賽,用的都是你的設計稿?」

白錦瑟猛地抬頭看他,表情十分震驚:「你怎麼知道?」

這件事的隱秘程度,除了她跟那兩個渣男賤女,根本沒人知道。

墨肆年語氣淡漠:「只要不是傻子,都能看出來!」

白錦瑟還沒從震驚中緩過來神來:「是嗎?我以為……大家都不知道!」

墨肆年沒回應她這句話,反而問:「需要幫忙嗎?」

白錦瑟趕緊搖頭:「不用,報仇的事情,我自己來就好,只不過,你需要給我點時間,我報完仇,才能徹底跟鄭懷辰劃清界限!但是,你相信我,我不會做出任何背叛你的事情!」

墨肆年看了她一眼,目光有些詫異,他倒是沒想到,這個女人這麼要強:「既然不是讓我幫你報仇,那嫁給我的目的是什麼?」

「尋個後路!」白錦瑟說的坦然。

他恩了一聲,心中對這女人生了幾分好感:「你如何報仇我不管,但是既然選擇嫁給我,就要履行夫妻義務!我可不是只要名義上的妻子……」

明明那麼曖昧的話,可墨肆年的語氣,就好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一樣。